爱情

一棵大树–谢尔.西弗斯汀 散文 文章

一棵大树–谢尔.西弗斯汀

从前有一棵树,她很爱一个男孩。每天,男孩都会到树下来,把树的落叶拾起来,做成一个树冠,装成森林之王。 有时候,他爬上树去,抓住树枝荡秋千,或者吃树上结的果子。有时,他们还在一块玩捉迷藏。要是他累了,就···
感谢那些离开并且伤害我的人 文章 杂文

感谢那些离开并且伤害我的人

文|李尚龙 2012年,五月天来鸟巢开十万人演唱会,几十分钟,十万张售罄。我上课刚回家,看着电脑,看着这帮疯狂的五迷们,恼火了起来:你们都疯了吗?都疯了吗? 我打电话跟朋友,朋友说,上淘宝,上面可能会···
珍惜初恋感情 杂文

珍惜初恋感情

有人说,跨过初恋,爱情就生出了很多姿态。有人变得风流,见一个爱一个;有人变得冷漠,再不会拿出真心爱第二个人。 一句话,不禁让我想起两个朋友。 君的初恋,是俗气的青梅竹马。大概他自己也记不清是从什么时候···
你的世界,我曾来过 文章 杂文

你的世界,我曾来过

  摘自三毛《梦里花落知多少》 钟敲十二响的时候,荷西将我抱在手臂里,说:"快许十二个愿望。”心里重复着十二句同样的话:"但愿人长久,但愿人长久,但愿人长久,但愿人长久——" 摘自三毛《送你···
从前从前,有个人爱你很久 杂文

从前从前,有个人爱你很久

  好多年前说爱你的人,还在你身边吗?你还记得那个人的模样还有声音吗?想起时,是爱还是恨? 有首歌唱:“从前的日色变得慢,车马邮件都慢,一生只够爱一个人。”如今什么都快,我们都不甘心一生只拥···
找一个不爱的人结婚会有什么结果? 文章

找一个不爱的人结婚会有什么结果?

1995年,我创业失败,灰头土脸回到家乡。 在父母的安排下,我和她结了婚,亲友们都来道贺,说我娶了镇子里最漂亮的姑娘。 我笑笑,没有说话。 如果可以,我是不想娶她的。 她家里穷,书也念得少,空有一副好··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