碎言碎语 ·

晒晒而已

开始觉得有些事是别人的故事,最后才发现在自己身上完美体现。嘲讽青春的不解风情,许多还没有想过的甜美,许多还来不及的人生。自己便想着去堕落,想着有一天踏入风尘。

一切的一切,开始觉得自己不像自己。或许各人有个人的无奈,各人有个人的沉默。我撞南墙只是为了头破血流,而不是为了回头。

凡凡给我说,喜欢一个人是自己的事,换做是以前的我,我会觉得不甘。现在自己也大点了,就在那一刻,我想明白了,喜欢应该是一个人的事,最好是没有回应的执着,那么会有人愧疚,会有人不舍,会有人想着有一天去心疼你,会有人记着你千般万般的好,会有人觉得对不起你而念念不忘,会有人把你搁在他心底的最深处,不碰,但绝对不会排挤,会有人在失落,难过的时候想起你,会有人觉得你是自己的骄傲…因为你是他的柔情。这些事,无关自己。

我倒是希望自己为一个人执着很久。不管死活去轰轰烈烈,不记退路,不知来路。那是一种怎样的执着,但是那是一种怎样的温暖与幸福。我还是笑了笑。

晚上的时间是最容易让人安逸,或许悲伤的。最近每天晚上不管多晚或多早睡,总会在凌晨三点多钟醒来,翻来覆去的睡不着。开着手机,不知怎么办,听一首《不想睡》,心里空空的。会打好多字想想然后删掉。然后又写,然后又删,重复着这些看是无聊的工作,自己却乐此不疲的神经质。凡凡说我最近有点神经,有些不正常,我也觉得自己有点不那么入轨,晚睡,早起。不想睡,不想吃。但总是觉得渴。一杯一杯的喝水。但是还是口干舌燥。脑子总是有一些莫名其妙的想法,有时会笑,有时躺着,躺着,就泪流满面。晚上总是不想一个人,会害怕的睡不着。莫名其妙的恐惧。我真是不知道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就怎么蹦进我脑子了。很想高兴,就找各种理由让自己开心,高兴后,却还是该怎样怎样。我是不是病了?

今天早早就醒了,想去跑步,但是又不想去,就拖地,里里外外的拖地。觉得天气很好,然后换床单,晒被子。又进去房子换了身衣服,洗衣服…弄点豆浆,却不想喝,一直搁到晚上。

 

参与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