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 杂文 ·

眉目–木心

 

你的眉目笑语使我病了一场

热势退尽,还有我寂寞的健康

如若再晤见,感觉是远远的

像有人在地平线上走,走过

只剩地平线,早春的雾迷濛了

所幸的是你毕竟算不得美

美,我就病重,就难痊愈

你这点才貌只够我病十九天

第二十天你就粗糙难看起来

你一生的华彩乐段也就完了

别人怎会当你是什么宝贝呢

蔓草丛生,细雨如粉,鹧鸪幽啼

我将迁徙,卜居森林小丘之陬

静等那足够我爱的人物的到来

 

参与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