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 碎言碎语 ·

愿每个人都可以遇见爱情

早上还在睡梦中的时候,脑子里就冒出很多思绪,也许很多就是梦,我分不清是梦还是思绪,梦见很多人很多故事,还有梦见我喜欢的姑娘,早上起床的那一刻开始奋笔疾书,恐怕很多文字从我的脑海里消逝。

发现如果真正的喜欢上一个姑娘的时候,你是愿意接受一切的,愿意为之改变的,甚至去一座陌生的城市,去接受曾经你不喜欢的东西,愿意为之付出很多。我终于可以理解为什么身边的那些人可以两个人一起闯天涯,他为她去一座城市了。

 

我们为什么会喜欢上一个人,应该相似的共性或者因为性格的吸引,而不应该是什么所谓的追求,追求也许可以喜欢上一个姑娘,也可能最终她也喜欢上你,但如果真的不喜欢,再怎么努力也是没有用的,很多人是无奈选择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,因为没遇到自己喜欢的,并且年纪又很大了。

人其实是有太多的无奈的,就像大话西游中的一句经典台词,我的意中人是一位盖世英雄,有一天他会身披金甲圣衣、驾着七彩祥云来娶我。我猜中了开头,却猜不中这结局......,但有时那不是人生,有时候我们只是活在自己的梦想里,无常才是本质。

当你喜欢上一个姑娘,才发现你就是你,她就是她,她不是你理想的样子,但是你却愿意为她改变,成为他希望的样子。如罗伊·克里夫特的诗中所说:“我爱你,不光因为你的样子,还因为,和你在一起时, 我的样子。”

前一段时间和几个朋友一起吃饭的时候,朋友劝我说,可以找个能过日子的姑娘,就好了,是的,和我老妈说的一样,他说父母不会骗我们,我何尝不知道父母的对子女的爱呢,但是却始终走不进去所谓的过日子的生活。朋友说:“女人是可以塑造的,可以塑造成自己喜欢的样子。”可是很多人结婚后不是在塑造彼此的样子中度过一生,丈夫塑造妻子,妻子塑造丈夫,他们都是在按照自己的样子塑造彼此,在争吵中度过一生。如果喜欢,我就喜欢你的样子,你就是你,而不是别人。

老友记中有一个情节特别的深刻,当罗斯知道瑞秋喜欢上自己的时候,可是自己身边已经有一个可爱的姑娘朱莉,一个是深爱十年的瑞秋,一个是认识不久,但是已经是自己女友,而是自己也十分喜欢的朱莉,实在是一个很难决定。于是朋友建议他写出两个人的优缺点进行比较,决定如何抉择。他写出了朱莉的很多优点,他们都是考古学家,有很多的话题,在一起很开心,而瑞秋只是一个餐厅的服务员,有很多的小脾气。但是最后一句“可是朱莉不是瑞秋”,是啊,朱莉不是瑞秋,罗斯最终还是选择了和朱莉分开,只是因为这句。

当一个人爱上另一个人的时候,不是改变,而是全盘的接受,无论她是什么样子,就要接受对方的全部,不会只看到对方的优点而看不到对方的缺点,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,但是每个人也都是一个综合体,有很多你喜欢的优点,也有很多缺点,只有接受一个人的全部才是真正的爱情,但也许这个世界已经很难寻觅这样的爱情,一个人熬过了很多苦难之后,却发现再也不想和谁在一起了,很多人一直在寻寻觅觅爱情,但也要做好孤独一生的准备,就像李银河说的那样,我们也许能遇到爱情,但是这样的几率并不高,要么选择一直寻找等待爱情,要么妥协于现实。

很多时候我们嫁给的都不是爱情,而是生活的无奈,同事说她认识的一个朋友,和男友相恋多年,可是却发现并不是特别的喜欢自己的男友,但是已经到了该结婚的年纪,想换个人却发现最好的年华都已经消耗殆尽,结婚就结婚吧。真爱吗,不是,真的不爱吗,也不是。只是缺少了什么罢了。

这就是婚姻,曾听到一个关于爱情与婚姻的比喻,爱情就像你从一个玉米地里穿过,但是你只能掰一个玉米棒出来,而且只能掰一次,一开始你遇见很多玉米,向前走一步每一根玉米都比前面的大很多,你总是觉得还可以遇见更大的一个,于是你始终没有下手,这就是爱情。可是走着走着却发现玉米变得越来越小,一棵比一棵小,如果再不下手就可能空手而归,于是你匆忙的摘了一棵玉米,这就是婚姻。我们在一起的永远都不会是最合适的那个,坦白的来说,什么又是最合适的,也很难是最喜欢的那一个,因为我们总是以为还可以遇见一个更好的。

我羡慕很多朋友,他们大学甚至高中就遇见一个喜欢的姑娘,然后一直走到婚姻,走完人生,很多人说大学的爱情是很容易分手的,但也许未必,我见到的人中他们都很幸福,我不知道他们是遇见了对的人,还是知足常乐,最美的年华给了最适合的人,从此携手走完一生,如果这不是最美好的爱情与婚姻,什么又是呢。

也许爱情一辈子也遇不到的,但是很多人又怎么会相信呢,这样的多情又怎么会遇不见爱情,当你发现自己真真正正喜欢一个人的内在的时候,却发现你可以接受他的一切,你愿意为她改变一切的时候,那也许这就是爱情,一种永远无法说出什么是的爱情的爱情。

我多么希望每个人都可以遇见爱情,但是愿望总是很难达成,如果很容易就不是愿望了,那么就希望每个人都可以知足常乐,好好过一生,不被爱情所牵绊。

也祝愿自己,遇到对的你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2018-01-25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广州

参与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