童话

15岁前,我正上初中,班里的同学都是十五六岁,爱情的种子开始在心中悄悄萌芽。由于学校、家长及其反感学生早恋,那些相互爱慕的男女同学无不是偷偷地进行“地下情”。

不知是谁告的密,其中一对同学的恋情,传到了教导处主任的耳朵里。

这对同学并不般配。女孩聪明漂亮,父亲又是县城的干部,家境优越。男孩学习一般,家在农村,非常贫穷。但是他们爱得义无反顾,对班主任苦口婆心的教育,两人非但不领情,反而索性公开恋情,出双入对于校园。

无奈,班主任召开班会,讨论他们的事情。那天,班主任出乎预料地问:“你们这种关系,能保持多久?”全班都惊呆了,男孩女孩也愣住了。过了片刻,女孩率先说话:“一直到老,不,直到永远!”班主任又望了望男孩,男孩坚定地点了点头。

“教务处要求你们写断绝来往的保证书,否则就勒令退学,”班主任说。全班一片寂静,这对同学却一脸的毫不在乎。“我知道你们不会写,但我也不希望你们退学,你们能答应我一件事吗?我不奢望你们好一辈子,但希望你们承诺15年相互不变心,敢写这个承诺书吗?”

男孩女孩先是惊诧,随后奋笔疾书,递交了两份“15年不变心”的承诺书。“全班为证,15年后再检查你们。”班主任微笑着严肃地说。那一刻起,我萌生了一个想法,把整个事情写成一个小说,因为故事的结局太值得期待了。

此事就此平息,后来,女孩随升官到市里的父亲转学走了。不久后男孩因家境困难,辍学外出打工去了。

两年后,我到市里参加高中生作文比赛,遇到同来参加的女孩。寒暄中我得知,男孩打工的城市在南方,而女孩一直以此为动力,努力学习,一心考到他那个城市的一所著名的大学,我很感动,为这段纯真而坚韧的爱情。

三年后的一个冬季,我在大学,男孩突然跑来找我,他衣衫单薄,面目熏黑,像逃婚一样,我把他领进校园对面的肯德基,吃完最后一根鸡翅,他用袖口抹了抹嘴说:“我走投无路了……家里逼着我和邻村的一个女孩结婚,我逃了出来,身上的钱花光了,饿了两天,又找不到工作。”“你不是在南方打工吗?”我问。“被骗了,老板拖欠工资,携款逃跑了……”那天,我留他在宿舍住了一晚,第二天起床,发现他不见了。桌上留了张谢我的纸条,其他什么也没说。

7年后,我大学毕业,去看望班主任。问她男孩女孩的近况,班主任说:“女孩高中毕业就被父母送到日本读书了,男孩呢,听说被劳务输出了,至于哪个国家还不清楚。”我的心豁然一亮,男孩一定是去追寻女孩的足迹去了。

10年后,中学同学聚会,男孩女孩都没来。我津津有味地谈论起自己那篇未完的小说稿,一个同学说:“真盼望有情人终成眷属”。

15年后我成了一家公司的业务经理。一次,我到日本洽谈一笔业务,回国时,候机室里突然有人叫我。如果不是她自我介绍,我怎么也认不出眼前这个典雅高贵的女士就是当年的那个女孩。彼此攀谈了一会儿,旁边一个操着日语的男子招呼他过去,她笑笑说:“我爱人,我们刚送完我爸妈回国。”我一下愣住了,一种难以言说的滋味涌上心头,没忍住问了一句:“还记得他吗,你们后来怎么了?”她一下子变得不耐烦了:“奇怪,怎么老同学都问这个问题呢?我和他早就没有来往,他什么模样我都记不清了!”

归国的飞机上,我戴上耳机,耳边又想起了光良的那首《童话》:“你哭着对我说,童话里都是骗人的,我不可能是你的王子……”回来后,我找出锁在抽屉里的小说草稿,一把火烧得干净。我终于明白,现实往往比故事更有戏剧性,老天才是最好的编剧,也是最不合理的编剧。

人已赞赏
杂文

人生中最不浪漫的事

2016-11-9 1:03:16

杂文

你是吉人,自有天相

2016-11-28 0:02:2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