碎言碎语 更多

世界,你好

世界,你好

欢迎使用WordPress。这是您的第一篇文章。编辑或删除它,然后开始写作吧! 一、首先 其实建立了博客有几年了,中间因为工作和其它原因,所以有很多次断断续续的关停,最后也就随意的丢在犄角旮旯了,再也···

代码 更多

免垃圾邮件困扰的邮箱系统 – Forsaken-mail

免垃圾邮件困扰的邮箱系统 – Forsaken-mail

前言 有时候注册一些账号的时候会用要用到邮箱验证,但是又怕到时候邮箱有太多的广告邮件和垃圾邮件,容易被骚扰。 所以有了 Forsaken-mail – 临时邮箱系统(一次性邮箱),刷新或关闭就自动注销···

散文 更多

短暂的安慰

短暂的安慰

安慰,实在是个短暂的词。 谁想安慰谁,谁能安慰谁。 人与人本就是奇妙相谐。在开始没有要求时,得到一点的温暖给予都觉是惊喜;一旦有了欲求之时,便不满一颦一笑的相离,而要全部的重量。生出无理由的苛刻。 相···

余光中 -《绝色》

余光中 -《绝色》

若逢新雪初霁 满月当空 下面平铺着皓影 上面流转着亮银 而你带笑地向我步来 月色与雪色之间 你是第三种绝色

说给自己听——文/三毛

说给自己听——文/三毛

    如果有来生, 要做一棵树, 站成永恒, 没有悲欢的姿势。 一半在尘土里安详, 一半在风里飞扬, 一半洒落阴凉, 一半沐浴阳光。 非常沉默非常骄傲 从不依靠从不寻找 如果有来···

迟到的散步 —— 文/弗罗斯特,译/薛舟

迟到的散步 —— 文/弗罗斯特,译/薛舟

  当我沿路穿过收获的田野, 那些被收割后没了头颅的庄稼, 平坦地躺着,好像露水打湿了茅草屋顶, 几乎遮没花园里的小径。 当我来到花园中的空地, 肃穆的鸟的呼呼声, 从枯草的混乱之上传来, ···

一粒沙看世界——文/辛波斯卡

一粒沙看世界——文/辛波斯卡

我们把它称作一粒沙, 但是它并不自称为颗粒或沙子, 它没有名字,依然完好如初, 无论是一般的或别致的, 永恒的或短暂的, 不恰当的或贴切的名字。 我的一瞥、触摸,于它没有任何意义。 它并不能感觉到自己···

菩提十书之紫色菩提:林清玄人生美文

菩提十书之紫色菩提:林清玄人生美文

清欢(1) 清欢 少年时代读到苏轼的一阕词,非常喜欢,到现在还能背诵: 细雨斜风作晓寒,淡烟疏柳媚晴滩,入淮清洛渐漫漫。 雪沫乳花浮午盏,蓼茸蒿笋试春盘,人间有味是清欢。 这阕词,苏轼在旁边写着“元丰···

白岩松:人品是最好的学历

白岩松:人品是最好的学历

  在采访北大教授季羡林的时候,我听到一个关于他的真实故事。 有一个秋天,北大新学期开始了,一个外地来的学子背着大包小包走进了校园,实在太累了,就把包放在路边。 这时正好一位老人走来,年轻学···

很感谢你来过,不遗憾你离开

很感谢你来过,不遗憾你离开

  曾经我很喜欢去郊外的那段铁路散步。在那边能看到田野上大片的雏菊,它们在细长的梗上开出硕大而清香的花朵,颜色是诡异的蓝紫,我总觉得潮湿的泥土下应该有许多昆虫的尸体,才能生长出这样颓败而茂盛···